毛泽东救命恩人为何文革惨死:透露林彪大秘密
时间:2011-12-04 20:13:39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朱鸿召

 

 

核心提示:曾任陕甘宁边区医院和中央医院院长的傅连暲,私下里将林彪的真实病情告知毛泽东。20年后,林彪成了党和国家的副统帅,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毛泽东最最亲密的战友。傅连暲受到林彪的嫉恨和迫害,死后尸骨难寻。

编者按:1934年红军长征前夕,毛泽东两次患恶性虐疾高烧昏迷,均由傅连璋抢救活命。当时毛泽东称傅医生为“活扁雀,三次救我性命”。

点击进入下一页

文章摘自《延安日常生活中的历史》 作者:朱鸿召 出版: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为了引起人们对护士工作的重视,1941年4月,中央医院护士集会,要求设立护士节,当然要就便找到毛泽东的支持。医院护理部主任沈元晖得以当面汇报后,毛泽东当即批准,拨给经费,派专人协助筹备工作,并题词“护士工作有很大的政治重要性”。5月12日延安医务界隆重举行纪念国际护士节暨中华护士学会延安分会成立大会,朱德、洛甫(张闻天)、陈云、博古(秦邦宪)、邓发等中央领导都到会讲话。

护士工作应该受到人们的尊重和爱护,但延安护士节能搞得这么快,这么隆重,很显然是与中央医院护士们能够“告御状”,寻求到最高层的支持分不开的。

1943年7月,延安整风抢救运动铺天盖地,满城风雨。中央医院335名工作人员中,几天之内就被“抢救”出“特务”、“汉奸”、“托派分子”等108人,医务工作无法正常开展。在此服务的苏联医生安德烈·阿洛夫博士着急了,趁着给毛泽东看病的机会,坦言自己的忧虑。而陪在一旁的翻译杨金涛也乘机发挥一通,反映医院里有人在大搞逼供信,把人往死里整。

整风抢救运动是毛泽东组织领导的一场全局性政治斗争,自有自己的安排打算。洋医生“告御状”没有马上见效,但多少会给最高层带去一种危急的信息,从而为这场运动稍后的策略调整作了铺垫。

“告御状”是人治社会的暗箱操作行为,如果受告者将告状人透漏给了被告者,那么,被告者迟早都会打击报复告状者的。

1938年3月2日,林彪在山西隰县晋绥防区经过,因为身披一件缴获来的日本军官黄呢子大衣,脖子上挂一个望远镜,被国民党晋绥军哨兵误认为是日本军,开枪射击,子弹伤及脊椎神经。在延安治疗一段时间后,又转送苏联医治,仍留下不少后遗症,性情日渐怪僻。1941年初回到延安后,他还经常住进中央医院高级干部疗养病房。曾任陕甘宁边区医院和中央医院院长的傅连暲,私下里将林彪的真实病情告知毛泽东。20年后,林彪成了党和国家的副统帅,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毛泽东最最亲密的战友。傅连暲受到林彪的嫉恨和迫害,死后尸骨难寻。

“告御状”也是有风险的,但在某些特殊情境下,对于局部问题的解决,却有药到病除的神奇功效。“告御状”相习成风,制度化的现代科学管理和公正化的社会民主体制,就会受到影响。延安医生“告御状”既有特殊环境条件下的不得不然,也有轻车熟路的习惯成自然。前者是客观社会的历史因缘,后者是精神文化的一脉惯性与人性懒惰的恶劣表现。

延伸阅读:傅连璋将军之死 来源:老年日报 作者:佚名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后,林彪便利用职权直接迫害傅连璋将军:殴打、游斗、抄家。林彪死党邱会作一伙组织人批斗他所谓的“三反言论”。在军委卫生部机关和宿舍大院内,揭露他“罪行”的大字报更是铺天盖地。1968年3月14日清晨,邱会作根据林彪“把他抓起来”的旨意,在京西宾馆坐镇指挥,将傅连璋将军和妻子陈真仁秘密逮捕,关入秦城监狱。他被单独押入201监区16室,囚号6847(囚号是林彪、“四人帮”为被他们迫害的高级干部们编的代号,即1968年被关入秦城监狱的第47位高级干部)。他的夫人陈真仁则被关入另一间囚室。无休止的审讯逼供,让他交待“罪行”,他坚决抗拒,并说,“我的情况毛主席了解,你们去问他”。

生活上的折磨很快就摧残了他的身体,他的体质本来就虚弱多病,管理人员却奉命只给他凉窝窝头和萝卜白菜,他只能喝几口菜汤。由于在审讯时他“拒不交待问题”,因此被打断了3根肋骨。此时傅连璋将军已是74岁高龄,拖着断了3根肋骨的身体,又有胃病,不能吃窝窝头,要求吃稀饭,监管人员不给。3月18日,他敲门要求出去,再次遭到看守人员训斥,当晚被换到33室看押。3月19日、20日、21日接连3天,由于极度的痛苦和失望,他接连3天都吃饭很少,吃了一点也吐出来了。由于营养不良,老将军睡在床上起不来了。3月22日他不再吃东西。看守人员怕人死了不好向林彪和“四人帮”交代,就在他第四天不再吃东西之后,才答应给他开“病号饭”。可是,这“病号饭”来得却太晚了,3月23日他“两顿未饭”,又被换到27室关押。3月28日这一天,他拒绝吃饭,拒绝吃药。

晚上,牢房外惨淡而昏暗的路灯光,透过窗子射进屋子里来,老将军无法入睡。他的身体已经是很虚弱了,躺在床上,不停地喘着粗气。有时他又从床上爬起来,倒在地板上,翻来覆去地在地上打滚,痛苦地呻吟着,一会儿又在屋子里四处乱爬,将身子钻进了床下。3月29日早晨7时,他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一动不动,等到8点多钟打开牢房时,傅连璋将军早已含冤死去多时,浑身冰冷。傅连璋将军从入狱到死,只有半个月时间,死时手上还戴着沉重的手铐,两腕部及肘部表皮脱落,结着黑紫色的血疤。

傅连璋当天便被火化了,半点尸骨都没有留下,火化登记表上没有姓名,只有一个囚犯的号码。他到死还在要求见毛主席,在迷惑与悲愤中走完了他自己的一生。他是“文化大革命”中关押在秦城监狱的中第一个含冤而死的高级干部。

1973年11月,经毛主席批示,并经解放军总政治部批准,追认傅连璋将军为革命烈士。1975年5月17日,毛主席在傅连璋的战友、原卫生部部长贺诚的一封信上批示:“……傅连璋被迫死,亟应予以昭雪。贺诚幸存,傅已入土,呜呼哀哉!”此后,周恩来也作了重要批示,对他进行了赞扬和肯定,经中央军委批准为傅连璋将军和夫人陈真仁平反昭雪,恢复名誉。

9月20日,解放军总后勤部为他举行了隆重的安灵仪式。党和国家领导人陈云、聂荣臻、徐向前、谭震林、王震、余秋里等出席了安灵仪式并赠送花圈。一面庄严、鲜红的党旗覆盖在没有骨灰的傅连璋将军骨灰盒上。粉碎“四人帮”的第二年,也就是1978年11月22日,总后勤部在北京首都体育馆召开万人大会,公开为傅连璋将军平反昭雪,恢复名誉。先后两次为同一个人平反,这在全国算是首例。
 

出处站点:山东淄博志愿者>>
     
Copyright © 2018 4736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 北京众智创业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中国社会工作协会社区服务工作委员会
电话: 0533-2722259 传真:0533-2722259
E_mail:zbzyz1208@163.com
地址: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世纪路489号世纪花园服务中心大楼
ICP备案编号: 京ICP备 05015571 号
承办单位:淄博市社区志愿者联合会